大湾区青年:我想充当港澳青年走向内地的“桥”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2021-12-31

2018年,在暨南大学读完广告学专业,我听从家人意见回到了香港。初入职场,却总找不到满意的机会。在当时香港的就业环境下,内地名校学历的含金量并未得到充分认识,很多本地工作根本不给我尝试的机会。2019年,经历了一系列风波,我忽然意识到:我的机会和使命在更大的舞台上。正是这个念头,造就了今天在大湾区奋斗的我。

在内地与香港来往生活的经历,让我看到了横亘在香港青年与内地环境之间的“认知鸿沟”。产生这道鸿沟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香港青年缺乏机会了解内地的途径。这一现状加深了香港青年对内地的刻板印象,也影响了他们在更宽广的天地之间挥洒青春。

以报考大学为例,很多香港学生都有前往内地攻读学位的想法,然而,相当一部分人在收集信息这一步就草草放弃了求学计划——他们既不了解如何参加内地的选拔考试,也不知道如何开展针对性的学习。这让我回想起了2014年的自己。香港学生想上内地大学要参加港澳台联考,然而,在香港的高中里,我们很难得到相应的备考知识。当时,一心求学的我只得寻求所谓“专业”培训机构的帮助,但这些机构往往收费高昂,提供的帮助也未必有多可靠。

和同龄港人相比,我已经算是比较了解内地。相比之下,其他香港青年要到内地升学、毕业、就业,只会更加艰难。顺着自己的经历,我找到了“内地升学教育”这个增进香港青年对内地了解的“突破点”,由此也为我的事业打开新局面。

经过调研与筹备,我与志同道合的伙伴达成共识,决心创办一家内地升学教育机构。恰在此时,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发布。对有志在更大的舞台上取得成就的港澳青年而言,“粤港澳大湾区”的概念充满了想象空间,也颇具魅力。因此,我们决定在大湾区的“几何中心”广州南沙创立教育公司,充分利用南沙在青创、教育等领域的资源,帮助港澳台乃至海外的优秀青年在内地升学。

创业当然不会一帆风顺,大湾区公司多、机遇多,竞争和困难也多。有的伙伴无法坚持下去、就会选择离开。当分道扬镳已成定局,我们只能送上祝福。和朋友一起创业,谁都很难大公无私。为此,我总是对同事、朋友们的包容怀有一份感恩。在私谊与公事之间,“大湾区青年”是我们共同的身份。朝着梦想共同努力,为我们塑造了工作与生活上的稳定边界。

不过,创业也并非全是苦涩,在开拓市场、克服困难的过程中,我们在内地的市场环境中得到了许多帮助,也汲取了不少互联网运营的宝贵经验。利用“小鹅通”这类在线课程管理平台,我们可以灵活集合线上的课程销售和线下的活动管理,这让我们体会到了内地营商环境的便利,也为我们注入了打通渠道、做大做强的信心。在处理课程付款事宜时,我看到许多香港学员学会了用微信扫码支付,并在手机里和内地同学交上了朋友。这些“大湾区范儿”的生活方式,也从侧面让我们看到了自己在香港与内地之间“架桥”取得的成果。

在某种程度上,我之所以选择在大湾区创业,正是因为内地的互联网科技进步,让我看到了生产与生活的无限可能。对香港青年而言,只有开阔视野,跟上时代,才能为自己、为香港找到更长远的发展方向。接下来,我们计划继续深耕互联网业务,攻坚视频号等短视频内容,从而让香港青年能以更便利的方式得到升学支持,这不仅有助于我们开展业务,也能让香港青年更直观地看到内地的进步与发展。

当下,我们正和南沙区的相关部门和企业合作,把我们擅长的升学领域和他们擅长的职业培训领域结合起来,不断丰富香港学生在内地发展的技能。长远来看,我希望把这项事业的社会效益放大,把我们的培训机构打造成一个完整的港澳青年人才链,为大湾区一体化发展打造一个成熟的模板。如果这个模板能够得到市场验证,就能持续为大湾区建设输送人才。在这个过程中,港澳青年也能对大湾区产生更深的归属感。

我的事业始于我对发展前景的困惑,无数港澳青年也有类似的困惑。我们的创业努力,既是在为消除看不见的“壁障”作出贡献,也是在为同龄人和下一代开拓更广阔的前景。我相信,在这个不平凡的时代里,我们这些“大湾区青年”的微小努力,不仅会架起一座座联通大湾区各地的桥梁,也能为大湾区架起通往世界的桥梁。(曾祥盛)